《药神》上映前 我采访了片子原型陆勇,聊了有关他的争议

所以一定是哪里出了问题。不过似乎那一方都不愿意承认自己是出了问题的那一方。所以一定是哪里出了问题。不过似乎那一方都不愿意承认自己是出了问题的那一方。
  “他们吃不起进口的天价药”。这是《我不是药神》主角程勇在法庭上的一句话所以一定是哪里出了问题。

    不过似乎那一方都不愿意承认自己是出了问题的那一方。  随着片子的热映主角“程勇”的原型——陆勇也再次成为焦点。  从2014年的“药侠”到2018年的“药神”头衔都是外界给的陆勇基本照单全收他在聚光灯打到自己身上时出现其余时间与这两个头衔他国关系。这是我的判断。  当我看到片子上映之后媒体、公众、企业、专家的观点和态度跟四年前如出一辙时我才意识到陆勇仅仅是一个符号一个各方反应的出口。

    他对我也是如此。所以在解释和观点已经多到刷屏的现在我们将采访实录整饬出来不再做解读请读者自己判断。  两个月前我和同事一起做《中国黑市药品代购调查》时我曾经对陆勇进行过一个近1小时的采访。那时片子的预热刚刚最先gq杂志《令人生疑的“中国药神”》一文也才发出不久。关于陆勇的几个争议问题我一一与他进行求证。    以下为在《中国黑市代购药调查》期间我对陆勇的采访:  e:您现在都在忙什么?  陆勇:我自己有个针织品的工厂还在忙那个事情。  e:那您现在还参与帮国内病友找印度药的活动吗?  陆勇:很少我们要紧做跨境医疗把有需求的患者到印度去帮他们介绍医院在那边看病。  e:您现在也在做跨境医疗是吗?  陆勇:对早就做了做了两年了。    e:您能介绍一下当时是怎么想起来做跨境医疗的?  陆勇:原因有这个需求的人很多以前跨境医疗的话可能只有比较富有的阶层有钱人才去欧美、日本看病中等收入的人也有这个需求印度看病费用也承受得起而且他们的医疗跟中国比某些方面还是不错的。

    e:那咱们印度这边的医院是怎么找到的?  陆勇:我们都是去拜访的。  e:都是什么医院?  陆勇:私立医院。  e:有多少家能对接的医院?  陆勇:前后对接的有三四家。  e:现在一年能有多少病人去?  陆勇:一年约略二十几个人。  e:像跨境医疗这块的业务现在也算是您的事业吗?  陆勇:不算太好出去的人并不是很多。实际上中国还有很多患者家庭对印度的医疗不是很了解。

  实际上印度医疗他们私立医院还是不错的诊断都是根据美国标准。所以你去不管是找谁找哪家医院他们的诊断结果和治疗方案不会有太大差异。  但是我们遇到有些患者也反映在国内看病找几家医院不同的医生之间不同医院之间的治疗方案都是不一样的。我不知道怎么回事。  e:在印度的话这个情况能避免吗?  陆勇:他们是根据美国临床诊断标准进行参考的我听他们跟医生也交流过他们经常一个月左右就会更新一次而且这些私立医院的医生大多是从欧美留学回来的跟国外资讯、国外新疗法也是非常快然后你也知道印度的药物审批速度比中国快很多所以有些药物在国内还他国的话在印度已经有了这也是差别因素。

      e:您是有跨境医疗公司的吗?  陆勇:对有公司。  e:咱这公司现在多少人在做这个事情?  陆勇:三个人。  e:包括您吗?  陆勇:不包括我。  e:这个公司您是法人吗?  陆勇:我不是我只是做顾问。  e:您在这里面的角色是什么样子?哪方面的顾问联系国内的病友吗?  陆勇:联系印度。  e:像您刚才说的三四家的私立医院您之前是怎么联系到的?  陆勇:我们通过印度的公司印度的朋友介绍的都是印度非常好的私立医院。

      e:所以您的顾问的作用要紧是联系印度这边那在国内呢?  陆勇:国内患者的话他们自己有推广的方式。网络推广做些广告这些。  e:您帮他们做顾问是有收入的吗?  陆勇:这个好像他国必要回答。我不是法人我只是顾问。  e:像这个跨境医疗公司一般是怎么收费呢?  陆勇:我们每一项都是有收费标准的比如说翻译费多少钱病历是要翻译的也是有标准的按照标准来收取。

      e:像您说从2016年到现在平均每年下来是20多个。  陆勇:前面做的比较多2016年有100多人。现在这几年去的比较少原因丙肝现在国内药也上市了可能国内也有各种各样印度渠道反正患者有很多渠道能取得药物这样的话也优柔寡断过去治疗。实际上我并不希望推荐丙肝病人过去治疗哪里都是一样治疗方案是一样的像肿瘤患者的话实际上还是可以考虑去印度进行对比或者咨询对有些肿瘤来说还是不错的。

      e:就像您做顾问的这家公司他们要紧做哪个病种?  陆勇:没什么规定只要是肿瘤跟印度联系上了如果找到合适的医生可以的话我们才进行下一步。如果这个病人已经很重了或者那边治疗跟国内比也不是很先进的他国太多优势的话我们并不建议患者盲目的过去花钱做一个检查他国太大必要。  e:您说2016年100多人那里面要紧是什么样的患者?  陆勇:丙肝患者。

    e:去年是20多个这又是哪些?要紧是癌症的?  陆勇:肿瘤的。  e:您说有些癌种我们也不推荐印度那边有优势的才推荐那印度这三家哪一种病比较有优势?  陆勇:那就很难讲了看具体的情况要看患者具体情况肺癌的患者可能多一点像以前乳腺癌去的多原因乳腺癌在那边的药价比较优点现在你看乳腺癌进入医保了她也承受得起也不需要去要紧还是药费的问题。

    第二就是国内没上市但是有些药物已经在印度上市的话可能这方面在印度有些优势。  e:您提到了一个很关键的点很多国内的患者选择去印度跨境医疗是看中了他们新药优点或者比国内先上市您怎么看这种观点?  陆勇:它有几种一方面它的医疗诊断标准都是根据欧美的标准来的所以我觉得去那边治疗的诊断方面很少走弯路。还有一个优势他们检查费很优点比如说我们上次带过去一个肺癌患者他在北京做检查差不多一万元左右但是去了印度非常好的医院才500美金合人民币才三千出头一点这样的话他来回的机票也花不了七千块钱所以患者也很感慨。

      e:那它整体的治疗费用呢?  陆勇:不住院的话费用不会很高的。另外他们的感触很深环境非常好医院环境非常整齐还有就是医生对患者的态度非常好询问非常详细每个医生在病人身上可能要花一小时左右所以他们感觉到自己很被敬仰、很被见死不救的感觉。  e:用到药的部分在患者决定去印度就医的行为里面占到多大的影响因素?  陆勇:可能比例比较大这个也很难讲原因你去治疗的话人家会有方案这个方案也不是去之前就定下来的所以药费可能是第二惊喜医生诊断以后终极决定怎么用药怎么治疗花的钱很少这是他们的第二个不测花费很少。

  举个例子比如说泰瑞沙在中国的价格是五万一人民币一盒在印度的话三千美金两万人民币是中国的40%的价格就能买到原版的药物。    e:现在有一种观点说印度跨境医疗这种商业模式是另一种形式的代购我不知道您是否认可这种说法?  陆勇:如果他自己去看病配药的话也没什么问题你看到美国、日本去人家怎么不说呢?怎么到印度去就说了?  e:通过我们这个公司去印度的患者后续的用药是印度医院斩钉截铁把药邮到中国的患者家里还是?  陆勇:他国他们都是在医院配的。    e:要是用完了呢?  陆勇:用完的话自己再联系。  e:需要再去印度吗?  陆勇:按道理医生有规定多长时间再去做检查都有规定的。  e:所以患者会再去复查吗?原因对于癌症患者其实要求复查的复查的过程我们还会参与吗?  陆勇:我们参与他国我们参与他语言各方面都不行。  e:像您说的我们接诊过去20多个患者里面有多少会去复查的?  陆勇:比例不高。    e:说到印度代购药的问题不知道你是不每天会接到全国各地病友的咨询或者电话?  陆勇:刚最先我的案子曝光的时候比较多现在少了。  e:从您当时的案子到现在您觉得国内印度药代购的产业是什么状态?是越来越多了还是少了?  陆勇:这个我不清楚我跟他们也没怎么联系。我们只做我们这个其他的不了解。我们横向他国交流的。  e:您自己现在吃的是哪个?  陆勇:我吃的还是印度仿制药。  e:现在我看代购的很多都是nacto的。  陆勇:我不是我是cyno。  e:现在其实格列卫和国内的三家仿制药都上了也进了医保。您会选择国内的仿制药吗?  陆勇:我觉得他国理由选择国内的仿制药为什么这样说?我吃的这个药是诺华改进型这意味着它的药效更稳定所以我是从药效的角度来讲他国理由选择第一代。  从性价比来讲国内的药厂价格所向披靡能达到这么优点。

  从第三方面讲我吃这个药已经这么长时间了非常稳定我也他国理由更换其他药物。  e:现在国内代购印度药已经成了非常成熟的产业链很多人会觉得这个跟您当时这个事件在全国引起这样的影响是有关的我不知道您对于通过代购药来获利而且很多人获利不菲您对于这个现象怎么看  陆勇:我觉得还是要遵循法律原因你获利以后最后还是要受到处罚的要在法律的范围内做事情不能超过法律范围。

    e:2014年的经历对您有什么样的影响?  陆勇:我觉得影响最大的地方就是现在国家政府对肿瘤患者也注意了出台了很多政策包括进口肿瘤药物零关税也是政府对我们这个群体做出了非常大的努力我觉得这点是可以肯定的。  然后现在药物注册制度包括药品质量问题仿制药在做一致性评价进口药物的审批流程也比以前快了很多这对我们这个群体有很大的帮助。

    e:您觉得现在国内癌症类的大病患者的用药和生存状态跟2014比会有很大的变化吗?  陆勇:有很大的变化原因药物的话有很多种新药上市速度快了。第二个5月1号以后关税为零肯定会减轻他们的费用。  还有国家现在出台了谈判机制有些专利快到期的药物会降价进医保这些对患者减轻负担能及时用上新药都是非常大的措施。我这个案子虽然很小但是后续引起大家的关注程度是很大的所以也发生了很多变革对我们这种群体是好事情。

    e:现在很多人很认可印度药原因国内药太贵消费不起我不知道您怎么看这样的现状?  陆勇:在渐渐改变。  言行相诡总是有的那也是没办法的。但是你看到大家都在努力对于患者以后用药可能是越来越方便价格越来越优点。但是对于目前来讲承担不起药物价格的患者还是有很大的障碍。所以我们也希望更加快一点。  e:现在有一种观点一方面现在代购盛行很多人就呼吁说应该加强网上代购行为的监管另外一种就会难过严打之后这条渠道要是断掉可能就会让很多人用不到药您怎么看这个问题?应该加强监管吗?  陆勇:监管是肯定需要的国家监管并不放松一直很严的。但是总有漏洞你这个行为如果要去做这种事情的话要考虑后果。  e:2014年的事情对您个人的生活包括对法律的意识或者对世界的意识有影响吗?  陆勇:法律我早就意识了如果他国意识的话今天你也不能跟我通这个电话。我在2014年以前的行为都是非常符得当律的我知道我在干什么事情哪些事情不能做哪些事情能做所以才有我这个案子。

    如果我当时不清楚的话你今天没法和我通话。  e:对您个人的生活会有什么影响吗?会不一样吗?  陆勇:没什么现在事情过去了没什么影响。我还是该做什么做什么。  e:您现在的主业还是原本针织品的生意?  陆勇:对。  e:支持应该加强监管的观点认为像您这样的去过印度也有印度的朋友可能会觉得自己买药不成问题但是在国内很多人只能依靠代购的渠道才能买到药。

      陆勇:确实有这个问题。那这个很难一般的患者也他国这个能力也他国这个辨别能力确实很难。  e:关于您的报道比较多最新的一个就是gq杂志的报道还有后面这个片子您对那篇报道是什么意见?  陆勇:他作为一个记者他国做到尽职调查能力缺乏这个能力。  e:您为什么这样说?  陆勇:很简单怎么去调查怎么查清楚是很简单的。  e:还有一个争议点您有他国随从cyno公司的合作中获益?  陆勇:为什么要问这个问题呢?  e:原因很多争议的起点就在这儿。  陆勇:gq的这个报道完全是不负责任一往直前事实的报道。所以我对这个报道是完全保留我的观点所以不存在你提到的问题。  e:您跟cyno公司的关系外界一直都在好奇我不知道您对于是否获益这个问题会回答吗?  陆勇:我有获利吗?我问你第一个问题cyno是不是得当?你可以去查它所有的资料都在印度有关政府方面都能查到。

      e:您是不想回应说有他国获利吗?  陆勇:我觉得你问这个问题是非常不礼貌的。  e:这是一个关键性的问题之前的东西都是含糊不清的。如果您他国获利就是他国如果有的话就是有是可以说清楚的。  陆勇:我怎么能获利呢?讲话是要有依据的。  e:原因之前cyno公司在推广它的药的时候得到过您的帮助所以很多人是怀疑的态度。  陆勇:这个怀疑很正常但你要拿出证据来讲话要有依据的。

      e:您对于最近要出的片子不知道满意吗?  陆勇:我一看那个宣传报道我觉得还是保留意见。  e:您觉得哪方面?  陆勇:这个里面的主角跟我这个原型不一样他是正常人我是患者他是贩卖药品获利我是帮助人家他国在里面赚一分钱。所以这里面描述还是有一定的错误我对这个片子保留意见。  e:最后一个问题您觉得印度药的风险应该怎么看?
  陆勇:我觉得跟中国是一样的你肯定要找有执照、有正路场所、也是受到他们法律规范管理的地方。

    e:不知道您觉得我现在做印度药代购的专题您有什么想跟我说的吗?  陆勇:我希望你们能更加深入的调查一下这样的话可能会比较认清楚一点gq的报道确实不专业也没调查清楚。那个东西是得当还是不得当只有一个答案所向披靡能有两个答案的。  所以他注册的东西很简单gmp证书各方面的药品许可证一查就清楚了。以上内容仅授权39健康网独家使用未经版权方授权请勿转载。